中国宝武与全球三大铁矿石供应商均实现以人民币结算-铁矿石-供应商

中国宝武与全球三大铁矿石供应商均实现以人民币结算|铁矿石|供应商
原标题:中国宝武与全球三大铁矿石供应商均实现以人民币结算 [文/观察者网 周远方]5月11日,中国最大的钢铁集团中国宝武宣布,最近,与澳大利亚力拓集团完成了首单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的人民币跨境结算,总金额逾一亿元。 该集团提到,这是继今年1月和4月分别与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完成首单人民币跨境结算后的又一新进展。至此,中国宝武与全球三大铁矿石供应商之间都已经实现了铁矿石交易的人民币跨境结算。路透社网站截图 早在去年9月,大连期货期货市场总经理王凤海分别与三大矿山代表会面座谈,各矿山代表均表示,一直以来对大连铁矿石期货市场高度关注,并对期货市场在铁矿石定价中的功能表示认可。 这一切的背后,是中国巨大的实体经济能力、人民币大宗商品期货建设的长期努力、和全球疫情下的“风景这边独好”。钢铁世界网站图 观察者网梳理发现,海关总署最新公布数据显示,我国4月份铁矿石进口总量为9727万吨,较3月的8591.3万吨高出13.22%,比去年同期的8077万吨增加20.4%,刷新自2002年有记录以来同期新高。此外,今年1-4月,我国铁矿石进口总量3.6亿吨,同比增加5.4%。 钢铁行业网站钢铁世界网5月11日报道分析,由于我国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到位,让国内基建活动较早得到复苏,以及在政府推进基础设施刺激将拉动消费的预期影响,中国的钢铁需求被海外矿山巨头进一步看好。船舶追踪及港口数据显示,4月来自巴西的铁矿石的到货量环比增加12.7%,来自澳大利亚进口矿的数量则小幅增加0.7%。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近日发表文章研判,欧美日等国疫情仍未见好转,钢铁生产明显减少,铁矿石需求有所下降,流入中国的铁矿石资源量呈上升趋势。后期铁矿石价格难以上涨,将呈波动下行走势。 曾经的“定价权之痛” 铁矿石是继原油之后全球贸易量第二大的大宗商品品种,中国是该品种的最大购买国。 根据中国海关数据,2019年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0.7亿吨,创下历史第二高进口量,也占到当年全球铁矿石总产量(可供交易量)21.23亿吨的50.4%。同期行业数据显示,中国粗钢产量达到9.96亿吨,全球占比上升至53.3%。 4月26日,兰格钢铁网分析指,地质原因形成全球优质铁矿资源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巴西、俄罗斯和非洲地区,中国铁矿石资源虽然储量较大但铁矿资源总体品位较低,矿石加工费用较高。而历史原因使得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和FMG四大矿商对全球优质铁矿石资源形成高度垄断。 值得一提的是,仅2019年,四大矿商的铁矿石产量合计接近全球产量的一半。 所有人都记得,中国在铁矿石定价问题上曾吃过大亏。自2003年底中国宝钢首次参与全球铁矿石协商定价机制以来,铁矿石价格曾连续5年大幅蹿升。 随后,情况一步步得到改观。 2013年10月18日,中国版铁矿石期货合约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铁矿石价格随之走出一波长达26个月的熊市,从984元/吨的高点一路下滑,到2015年12月创出最低价282.5元/吨,总跌幅达71.3%。大商所铁矿石主力合约连续K线(月线) 2018年5月4日,紧随3月26日人民币原油期货上线,大商所铁矿石期货正式实施引入境外交易者业务,成为我国首次已上市期货品种的对外开放,人民币铁矿石由此走向国际化,也为期货市场已有品种的国际化探索经验。 以人民币铁矿石和原油为先导,2018年11月29日,人民币PTA(精对苯二甲酸)期货也走上国际化之路,这是重要的大宗纺织原料,联系着石油化工和纺织两大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在产业链中处于承上启下的核心环节。 其上游原料是PX(对二甲苯),源头是石油;下游是聚酯纤维、聚酯瓶片和聚酯薄膜,再下游是纺织服装行业。 2019年8月12日,20号胶(橡胶)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交易,成为继原油、铁矿石、PTA期货之后的第四个对外开放期货品种。 该商品是天然橡胶的一种,为轮胎产业的主要基础原料。数据显示,全球约70%的天然橡胶用于轮胎制造,其中约80%使用20号胶。 目前,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天然橡胶消费国、第一大20号胶消费国和第一大轮胎生产国。 大连商品期货交易所铁矿石期货国际化之后,迅速成为为全球规模最大、唯一采取单一实物交割的铁矿石产品。依托中国庞大的铁矿石市场需求,嘉能可等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商和矿商纷纷来到在大连,利用人民币计价的铁矿石期货来做风险对冲,这成为了矿商巨头敢于用人民币报价的重要因素。 大商所铁矿石期货为钢铁行业引导长协价格,做出长远价格规划和指引发挥了积极作用。也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切实的一个抓手。 2019年9月26-27日,在青岛举行的第十九届中国钢铁原材料国际研讨会上,大商所总经理王凤海分别与巴西淡水河谷集团(Vale)、澳大利亚必和必拓集团(BHP)、澳大利亚力拓集团(Rio Tinto)参会代表进行会面座谈。 各矿山代表均表示,一直以来对大连铁矿石期货市场高度关注,并对期货市场在铁矿石定价中的功能表示认可。 2019年10月23日,上证报记者从业界证实,澳洲铁矿石巨头力拓以人民币计价方式与国内企业签订了铁矿石贸易合同。这是铁矿石三大海外巨头中第二家采用人民币计价的企业。 而从2017年起,巴西淡水河谷在与我国钢企的铁矿石贸易过程中,就开始了常态化的人民币结算。 上海证券报11月18日评论,这是境外矿山继长协定价、普氏指数定价模式之后的一个全新定价模式。 当时,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力拓、FMG等境外矿山都开始用人民币计价销售铁矿石,以往国际铁矿石贸易以普氏指数为定价依据、以美元为计价结算货币的局面有望改观。四大矿山铁矿石储量(亿吨)及平均品位(%),中国产业信息网图 产业链“链上”区块链 此次宝武集团与力拓集团的人民币跨境结算还有一个亮点,便是首次采用区块链技术。 另外,宝钢股份也积极同必和必拓等供应商一起研究如何在更大范围内使用云端等新技术,令外界对人民币铁矿石的未来充满遐想。 与区块链技术在某些别的领域还只停留在概念或试验阶段不同,实际上,钢铁业恰是中国率先大规模应用最前沿的区块链技术的行业之一。 去年12月,根据上观新闻的报道,中国宝武自2018年起,就与供应商围绕采用数字化新技术进行系统合作等主题进行了探讨。 钢铁业是工业基础,有着超长的产业链,催生出庞大钢贸产业。由于钢材是大宗商品,钢贸需要垫付海量资金,融资难、风险高,一直是钢贸领域中小企业和金融机构共同面临的难题。数次钢贸危机发生后,一个核心问题日益清晰:信用体系缺失。 然而,尽管钢铁产业很大,但参与者并非个个都实力雄厚。观察者网梳理发现,宝武旗下钢铁业公共平台“欧冶云商”数据显示,平均钢材每单成交量仅12吨。欧冶云商界面截图 “12吨就一个钢卷那么重,非常小,说明背后参与者大多是中小民营企业。”此前,有媒体援引“欧冶云商”方面的介绍,传统信贷规则下,这些企业信用不足,融资不易。钢价上涨、信贷宽松时日子过得好;价格一跌,银行一收,资金断裂的风险便会层层蔓延传递。 欧冶云商一直致力于构建钢铁生态圈参与方的信用体系,具有去中心化、去中介、分布式记账、数据不可篡改、可追溯等优点的区块链进入企业技术研发者的视线。 “干过实业的都知道,如果没有区块链这样的技术手段,产业链上多一个层级,信息流动就会困难一倍,不同企业主体间的协作困难程度也会增加。”中国宝武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最终将导致产业链上信用资质相对较差的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和难度成倍增加。 当海外大企业跃跃欲试计划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时,作为中国钢铁龙头企业的中国宝武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和上海市经信委合作,率先推动区块链技术与实体产业融合,为中小企业服务。 2018年7月,“上海市大宗商品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应用示范项目”立项,3个月后,一个名叫“通宝”的数字资产凭证产品在上海大宗商品区块链平台上诞生。 “通宝”并非数字货币,而是一种在具体的实体产业内流通、以信用为核心的数字凭证。与实体产业紧紧捆绑,意味着它很难成为外界“炒作对象”,不会对金融体系产生冲击和影响。 脱虚向实、融入实体后,人们发现区块链技术确确实实在降低风险,有了大宗商品区块链平台和数字凭证,钢铁产业链上的信用点联结成链、成网,开始形成一种以信用为基础的生态圈。 生态圈内,钢铁业龙头企业可以非常容易地将自身信用资源向产业链上的中小民营企业分享传递,依靠来自区块链的信用背书,小企业可以利用像宝钢股份那样的大企业信用等级享受低成本融资。 稳定运营一年后,欧冶云商发现:区块链技术与实体产业融合后,链条正变得越来越长,钢铁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不只感受到融资更容易,还可通过大宗商品区块链平台和相关区块链技术,进行采购、物流、加工、保险等业务场景的链接。 而在区块链方面,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同样不是一个“保守派”。 早在2016年,该公司就曾宣布将应用区块链技术来追踪其供应链。 当时,必和必拓技术专家泰勒·史密斯表示,从地质勘探学家到船运公司,必和必拓几乎在矿业的每一个业务环节都必须与供应商打交道,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集团在每个供应商之间共享数据,并跟踪每一个环节的数据。 总部位于英国和澳大利亚的矿业公司分布在全球各地,正因为如此,史密斯预计,其内部实体能够以多样的方式使用区块链技术,以实现更强大的数据共享。 可以看到,必和必拓设想的区块链应用场景,与中国宝武集团的实践探索在理念上颇为类似,这次两家在人民币铁矿石交易和区块链应用上终于走到一起,也可谓水到渠成。 时移世易,物是人非,今天的宝武,已非昔日初登铁矿石“长协”谈判桌的宝钢,最终说话的,还是人民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